“BANG———.”

您安,一切都好。

【三伊】寒夜

 *两人已为恋人设。

 *对不起我写不出来男子高中生甜腻的恋爱感。

 

     “伊藤君——我好冷啊。”

  “闭嘴、现在只有你身上才盖着被子好吗?!”

  
         伊藤抱紧了自己,在寒冬夜里咬牙切齿地对着身后盖着厚被子的却还嚷嚷冷的三桥吼道。关于为什么不能盖被子这件事,他已经不想再提起了。他现在只想站起来狠狠揍三桥一顿。这个不速之客,大半夜翘窗户进自己家,把自己吓了个半死现在自己的被子却还好给他盖?况且如果现在自己出去拿被子,绝对会把爸妈吵醒的。

   借着照进屋内的月光,伊藤回头看了看,却发现刚刚还撇着嘴的三桥早已经闭眼睛面对着自己这边睡着了。神态轻松,全然没有一点感谢的样子。伊藤只得自己拿拳头捶了捶地,带着“等明天绝对要揍爆那小子”的念头勉强挺着寒冷蜷起来尝试着睡去。

  

          隐隐约约,似乎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了。伊藤睡眼惺忪地向后转头看去——三桥正闭着眼睛,一手绕过伊藤的手不紧不松地环着,他头靠在伊藤的后背,均匀的呼吸喷洒在伊藤颈部——熟悉的金色近在眼前。

  
          ..好像一只大型犬。叫..什么来着..?金..金...。

  
         不胜困力—在脑中念叨了几遍“金”字后,伊藤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月色洁白透过窗子洒在两人紧依的身影上。屋外夜色寂静,偶尔有几声猫叫。屋内两人相依,呼吸声重叠。

   似乎明天不太想揍他了。

我好想磕kaku和kentaro的rps呜呜呜呜。rps真的好好吃哇呜呜呜。


【三伊】别动

  *动漫第一集三桥被折臂衍生。

  *如果在误会未解除时因伊藤的鲁莽和他的受伤而烦躁三桥就强迫性去看还在生他气的伊藤。

  

  

  三桥尽量小心地、轻轻地将伊藤手臂上缠绕着的绷带取下。右手将绷带团成一团撇在一旁,左手扶着对面人的手臂,轻而有力地支撑着。

  

  慢慢地把那只手臂放在刚刚摆在伊藤身边的小桌上,三桥将视线转向伊藤眼角的淤肿处。顺手把身旁的药瓶拿起,将本就浸在黄色药水中的棉棒夹起放在瓶口沾了沾,又用瓶子接着直至伊藤的眼角,小幅度、依旧是轻轻地擦拭着。

  

  整个过程他们都保持着沉默。

  

  忽然,三桥思绪有些飘走所以下了重手,棉棒怼上了臃肿的地方,痛得伊藤“嘶”一声。三桥这才连忙停住,皱起眉头凑近了看刚刚被怼上去的地方。伊藤不习惯这样的距离,于是向后靠了靠,却被三桥抓住左胳膊。

  

  

  「喂,别动。」

  

  

   伊藤皱着眉瞪视三桥几秒,便转过了头听了他的话没再向后靠。三桥见他这样,也就只是简单看了看便又缩回去了,重新拿起药水瓶给他擦药。

  

  

  「我可以自己擦的。」

  

  「你的手擦不了。别动。」

  

  「都说了我可以的。把它给——」

  

  「都说了别动!」

  

 

   三桥一把将伊藤伸过来的手拍开。伊藤怔住了,随后有些愤怒地冲着前面的人吼道:「喂?!你这家伙想干什么?!」

  

  对面的三桥没有道歉的样子,反而看起来更加愤怒,他一把将伊藤的领子拽过来,引得伊藤搭在桌子上的手一动,差点滑下。伊藤痛得嘴角抽了抽,但气势上仍旧强势,怒视着面前的金发。三桥瞥了眼他的右臂,咬了下牙又转过头。伊藤看着他不出声,又再次吼道:

  

  「——你这家伙,想打架吗?!啊?!」

  

  「..嘁。我才不和断了臂的人打架。」

  

  一句话将伊藤憋得无言而极度生气。他为何要去挑战白鸟那帮人?还不是有仇必报,同时给三桥这个懦夫作个样式——结果不仅手断了一只,三桥这家伙还在这里与他吵架。

  

  伊藤握紧了拳头,握得紧到甚至肉眼能看到在颤抖。他强迫自己忍住一拳头砸过去的想法,低下头抿着嘴想着如何反驳。结果却听见对面一声轻叹。

  

  「……笨蛋。」

  

  「..哈?」

  

  「笨蛋。」

  

  「喂你…?」

  

  伊藤听见他骂自己刚忍不住要挥拳头,却看见了对面人抬头时满溢的担心与埋怨。他想问这家伙怎么了,不想却被人抢先一步。

  

  三桥张开手臂,左臂搂住了他的脖子,右手搭于伊藤的后背,使劲一拉,将人拉到怀里。嘴唇抵在他的肩膀处一张一合 ,一字一顿地说着。

  

  「……你小子到底什么时候能学会保护自己。」

  

  「……?」

  

  「你这家伙想让我半个青春都用来担心你是吧。果然你才是最卑鄙的吧。」

  

  「…。」

  

  伊藤完全愣怔住了。他压根顾不上因突然移动而发痛的手臂。他此时只感觉自己的大脑出了问题,不能完整地将三桥的话语转述。耳朵..耳朵也很热。伊藤无措地把左手放在耳朵上。三桥就这么抱着他,也不松手,也不再多说一句话。只是耳边的小缕金发弄的伊藤脖子有些痒。

  

  「为什么三桥说的像是他一点错也没有。明明自己在天台上说自己怎么样也已经和他无关了吧。」

  

  伊藤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抬头望向窗外的圆月。

  

    「可是为什么他还会坚持着跟着自己回家来看自己的伤。为什么这么多天了,他的伤痕也依旧消不下去。」

  

  

  伊藤脑子不笨。可他在此时此刻,却什么也想不通。

  

  

【三伊】各种各样的paro.

*只是为了满足自己脑洞的垃圾小片段。

1.宗教paro.(0-1)

  

       金发恶魔在空中一脸「啊——海胆吗这是」的表情弯下了腰,看向一旁同样一脸「原来恶魔也有喜欢小便头型的吗」的神父。

 

    沉默几秒后,恶魔向神父的头发伸出了魔爪。

  

2.黑帮paro.(0-1)

  

     「咦——白色西服很适合你嘛!」

  

  

       三桥贵志单手摆正了黑西服的领带,微倾身惊喜地看向正瞪视他的伊藤真司,伸手把他染红的白领带同样摆正,遂将手抵在下巴处歪歪头一副欣赏艺术品的样子。

  

  

    「唔..就是染血稍微有些可惜。」

  

3.动物paro.(0-1)

  

      金钱豹低头看了看那个正露出尖刺的警惕的小东西。伸出爪子拨弄了下。虽然他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被狠狠扎了一下,痛得他嗷呜一声。

  

 

   「嗷——?!呜呜!!」(疼疼疼?!!——我又没有要吃了你!)

  

4.竹马paro.

  

      三桥拍拍旁边的伊藤,伸手揉了揉他垂肩的半长黑发。转头对着面前的老夫妻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所以说——请您和岳父放心!伊藤这个人嘛,交给我是完全放心的哦!毕竟是一起从小到大的玩伴。——而且我们早已经交往一个月啦,没问题的。」

  

  

   「喂?!三桥你这家伙—说好不说去的!!!」

  

  

【何撒】Young and Beautiful

☞Strong何XBenny撒

☞完结撒刀。

☞我爱何撒。

☞想尝试一下记忆碎片,结果文碎掉了。

☞ 

   Strong何眯了眯眼睛,走过去小心地捧起了那个盒子。虽然盒子不是很显眼,但很新。像是前不久主人才拥有它一般-要不就是保护地非常好。

   
 

    盒子无锁,只要一打开便可看到。里面除了另一个小盒子,什么也没有。

   
  

    Strong何再次眯上了海蓝的眼睛。手不断地在小盒子上扶摩,奇怪的潜意识一直在拒绝着打开它。然而狼的固执,却坚持地让手勾开了盒子盖。

   他愣住了。

   那是块蓝宝石,在被看到的一瞬间就可能夺人眼球。虽说不大,却是最晶莹的天蓝,如同他们在夏天散步时,森林上空被树遮挡些许的天。如此美丽而纯然,像是自己最爱的人那样令他忍不住亲吻的灵魂。

 

   -等等…谁?
   -他是谁…?
   -我爱的人…。
   -森林…天空。
   -蓝宝石…眼睛…他。
   -最爱的…。
   -谁…谁。重要的…不能忘记的…我爱的。

   -谁…?谁!?

   

   Strong何脑中似乎提醒了他什么,可他却突然间地头疼欲裂,精神上的急迫与头脑中剧烈撞击般的痛似乎对他进行了惩罚,眼里看到的世界似乎都再一点点被染黑。而疼痛却还仍提醒自己清醒。似乎有什么东西,是要马上抓牢的,可是每当伸出手,却什么也抓不到,本应为失落的感情却在顷刻变为绝望,他一手前伸,皱着眉眯着眼抵抗眼前的黑,胡乱地想要抓住什么。

   
   而他什么也没抓到。

 
   他昏倒在了地上。

  
   随着黑暗渐渐变为灰暗,耳边似乎也有什么声音在渐入耳畔。听不清,但却抵挡不住不听。手像是不归自己管束一样,看不到也抬不起来。而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处决狼人…!!保村庄平安!!狼人必须死!”
  -不要…。
   “狼人…呸!该死!害死那么多人!!”
   -不对…不是的。
   “处死它们!”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不要。
   “…畜牲!!”
    -…求求你们!!!

 
   耳边传来的阵阵咒骂像是刺刀,围成了一圈,即使自己蜷缩,却依旧无法阻挡尖刺狠狠地插入皮肤。它像是疾病,从耳朵进入,侵袭着全身,无处逃脱。

 
   “别听。他们没有说你。”

 
   温柔而清凉的嗓音传入耳畔。刚刚的烦躁与恐惧也忽然被冲淡了。治安官惊讶地睁开了眼。眼前是一个正笑着的男人,他被枷锁困住了却依旧笑得灿烂。他似乎是在马车上的牢笼里。他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而自己似乎闻得到那手上浓醇的酒香。那人有些干裂的嘴微微颤抖着,却一张一合地说着什么。Strong何闭上了眼睛,仔细地听着-他想听清楚他说的什么。

 
  “以后记得锁牢了自己。”

  “别担心我。我跟村长说好了会在森林放了我的。”

  “照顾好自己听到了吗?照顾好你妹妹。别忘记早上巡逻-你总起晚。”

  “还有。”

  “…别记得我。”

 
 
  治安官再也说不出来话了。而耳边的嘈杂声再次响起。那人却还笑着,想朵太阳下太阳花,灿烂而温暖。他听到了拉马声,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偷偷回了个头,随即马上转过来。没等愣怔的治安官说什么,他就又凑了过来。

 
  在那对面那呆滞的人的头上落下最后一吻。

 
  就像是告别,天空中大雪纷飞。随着那微笑的身影伴群众的骂声消失。他也再支撑不住颤抖的身子倒下。

 

  再次慌乱地睁开眼,却是在一个温馨的小酒庄中。阳光懒散地洒在了木地板上,一切都如那天前,平平淡淡。而屋里的人数变了,只剩下了一个孤零的身影。

 
  地上瘫坐的人伸出了颤着的手指,捂住了眼泪不停滑过的脸庞。

  -他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他被一切记起来了。

 
  下午二时整的钟声响起来,村庄的人们带着洋溢幸福的面庞跑出了屋子,开始跳起了欢快的舞。

   没人在意以前最受欢迎的小酒屋。

   也没人在意屋子里正哭泣的人。

【何撒】Young and Beatuiful

 ☞Strong何XBenny撒

☞非常失败的刀子。剧情十分弱,一定会被猜出。

☞可能表达非常乱,幼儿园文笔。

☞下半段暂时还在修改。

    Strong何在雪地上醒来。周围除了深棕色的建筑,就只有一两匹黑马路过。白色的雪花从灰蒙蒙的天上飘落,落在了脸上,仿佛眼泪一样凉丝丝的。他从地上爬了起来,有些疑惑地向四周环视。自己躺在街道的中央,这是每次处决狼人时必过的大道。而今天好像正好是日子,周围地下众多的脚印也证实了这一想法。自己来好像也是为了看处决狼人。

    



     他拍了拍麻掉的腿,一瘸一拐地揣着疑问准备回家。每一个人都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他是个异类,这引得他赶忙看看自己的耳朵尾巴有没有露出来。还好-一切都没事。可能是因为自己在雪地上躺了太久了吧,治安官这样想着。但他总觉得好像缺了什么 ,因此他细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推开了房屋门,他看见了自己前不久刚认的妹妹正坐在板凳上发愣。她在厨房正准备的食物就在菜板上呆着,犹如出门前,一点地方也没动。Strong何马上过去拍了拍还未发觉的妹妹。而当Cookie晶转头的时候,他愣住了。

    

  

     妹妹满脸泪花,哭得像个泪人。而此刻正睁着通红的眼睛发愣,随即一把抱住了自己,将脸埋在了自己的衣服里,发出闷闷的声音。治安官虽然疑惑的很,却只是轻声询问。

  

   

   “别哭了,别哭了。发生什么了吗?”

   “我…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正躺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好像失去了什么。”

   “你还记得怎么了吗?”

   “不记得了…。哥,你有忘记了什么人吗?”

  

    这下轮到治安官愣住了。并不是妹妹的问题十分幼稚,而是直戳在了心底。他眯了眯眼睛,仿佛面前有个人儿 正冲他笑着,那笑容就像太阳花般灿烂而美好。但是不知为什么,那人的面容像是缺了一块,怎么拼凑都拼不出。Strong何张了张嘴,本想说出想法,却下意识地隐瞒。

   

    “…没-没有。”

  

    那边的妹妹只是皱皱眉,道了声知道了,便擦拭眼泪,站起来心不在焉地去准备饭。而治安官只是坐进了舒适的椅子里。他总觉得很累,不是身体的累,而是精神思维上的双重疲乏。他很快睡了过去。

  

   


   饭菜非常糟糕,可是说是挑战味觉用的。不过要不是过路的女巫鬼过来蹭饭,估计治安官与她的妹妹也就什么也尝不出来了。那个小女巫一脸“这对兄妹”的嫌弃样子,却又猜到了一样带着几分同情。Strong何很会探究人的表情,他匆忙地拉过了人,把她拉到了门外,急切的询问。

   

  “鬼鬼,你知道什么的,对吧?”

   “嗯?你指什么?”

   “你…知道我们失忆的事情吧?”

  

   他满眼期待与急迫,而得来的却是阵阵沉默与刻意避开的眼神。他又再次地询问,还带着威迫的语气。是以狼人的身份,又或者是以朋友的身份,女巫犹犹豫豫地接过了话。

  

    “我…我是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

   “嘛-我也不好说。我与那位签订了契约,我不能违反的。等这一周的最后一天,你去村边上的那间没人的小酒庄吧,可能你会发现什么。”

  

    治安官虽然还是在疑惑 可他仍点了点头。狼的直觉告诉他,只要相信女巫 一切都是对的。他朝女巫一笑,不知从哪里掏出并递给她好多的零食,说这是封口费。女巫开开心心地接了过去,却又在末尾一脸担忧。

 

    “记住,要做好准备。”

    Strong何一笑,却害怕无比。

   -我在害怕什么?

  


     日子在一天天地照常过去,可是治安官心里煎熬的很。虽然已经到了女巫说的日子,但他的平静表面下波涛汹涌,对未知记忆的期待与怕是不好记忆的担忧交织着,想把他的大脑网住,阻止他的想法。

   


    他看见了Knight白经过他窗外时的眼中深邃,他听到了Hunter魏在串门时无言的伤感。他什么都感觉到了,这几天过得仿佛地狱中历练。他睡不着,他迫切地像去等到那天。可是就在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这个自己将要揭开未知面纱的日子-他害怕了。

   


    他就站在那屋前,轻轻地推开了门。虽然只是过去了一周,可是屋子却清寂得很。屋子里以前一定是很热闹的。Strong何这样想着。他拍了拍桌上的灰尘,朝着小酒庄的前台走去。那个架子上有许多瓶酒,看起来都是自酿的。每一瓶都似乎有着感情存在。

   


    Strong何感觉自己每走一步,似乎就又什么东西作为记忆的碎片浮了上来,可是它们又都杂乱无章,拼不完整。他踱步到了房主人床前,那是一张简朴的小床,床旁有个小柜子。柜子被锁着,什么也看不见。

    


    他不停地环顾四周,想要找出什么记忆中残留的东西。他似乎对这里的一切都熟悉,可是却在抚摸他们的一瞬心里就像被揪紧了一样。
 
    


    突然,他看到了那个静静躺在窗户上的小盒子。

    他的心里,突然有大量的情感涌上来了。

【何撒】亲爱的兔子先生

☞何撒only

☞老流氓狐狸何X正经兔子绅士撒

☞文笔非常不好,试发。如果可以再码后半段。

祝食用愉快♡

一.

   明星大动物村庄里新来了一位搬来的住民,是位有着又长又软耳朵的兔子先生。听隔壁家的鬼小鸟说是位看起来很严肃的人,不过私下是位非常好的绅士。身为村庄里的一代长辈,何狐狸打算去见见这位传说中的绅士。

    他将上次偶然挖到的几棵白菜塞在篮子里,就出发去那兔子在村庄最边上的家。路上倒是有许多从那边回来的人,大多数脸上都带有笑容。何狐狸拉住正和鬼小鸟一起走回来的魏汪汪,看着他的一脸疑惑张了张嘴。

    “你们…见到那位兔子先生了吗?”

    “见过了啊,人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浑身正气。”

    “听说是中央动物城的著名主持人噢!对了何老师,他叫撒贝兔…!”

    “噢-!原来前几天报纸上的人就是他啊!我都没认出来 ”

   看着那两只小鸟和小狗一唱一和地叫着那位兔子先生不平凡的身份和不得了的职业,何狐狸嘴角止不住地抽了抽。要知道他也是个动物界著名主持人,但是只是没撒贝兔的工作地点高端而已,不过可也很出名的呀。然而他们俩除了第一次听到他的职业后有些惊讶,就再没记起来过他是个主持人。

   不过这也好,他们才能和自己放下身份的随便闹。而且这也是自己一些事都可以和他们分享的原因。

   告别了他们俩,很快就走到了撒贝兔的家,看起来不是很显眼,但房子外表的装扮倒是很温馨又简洁,是用森林里最普通的树木的木头搭成的,房子还没刷好的样子,只有下面有白色的油漆。房子前有一条小路,小路与外街中间的地方有一些花。这些看似随意种下的花草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很好的隔绝了路与房子,而且为这普通的小屋增添了几分美感,看起来房主人是个很有素养的人。

   何狐狸就这么仔细打量着小屋,丝毫没注意到旁边正盯着他的小兔子。

    “咳…您好。”

满足。




在天空下的撒...。




妈妈,那人是天使吗..?